联合国为何呼吁泰国修改冒犯君主法

分享平台FacebookMessengerMessengerTwitter人人网开心网微博QQPlurk豆瓣Google+LinkedInWhatsApp复制链接这是外部链接,浏览器将打开另一个窗口联合国呼吁泰国政府修改苛刻的《冒犯君主法》。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表示,对泰国涉”侮辱王室”罪名的起诉率居高不下,以及法庭针对相关罪行持续下达不成比例的严厉判罚深表困扰。联合国表示,自2014年泰国军事政变以来,因涉嫌”冒犯君主”而遭到调查的人数比上一年翻了一番,只有4%被控犯罪的人获得无罪释放。大部分”冒犯君主”案件都在军事法庭审判,听证不向公众公开,而被告人权益在军事法庭经常受到限制。本月初,一名泰国男子被判处35年徒刑,因他在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上发表被指诽谤君主制的贴子。这是迄今为止最严厉的惩罚。两年前,泰国北部城市清迈的一名妇女也受到同样苛刻的判罚。2015年8月7日,泰国两个军事法庭依据”冒犯君主法”作出了当时最严厉的两个判决。在首个判决里,曼谷一家法院判处一名48岁导游蓬萨·斯尔布松(Pongsak Sriboonsong)60年监禁。该导游被控在脸书上批评君主制,他所发表的每个批评贴子导致了10年的刑罚。由于他认罪,刑罚后来被减少为30年。蓬萨承认,在泰国2014年军事政变前后的长期政治冲突期间,他的观点很政治化,并经常在脸书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清迈的第二起案件令人不解。过去从未参与政治活动的一名29岁单身母亲沙西威蒙(Sasiwimon)被军事法庭判处56年监禁,原因也是因为在”脸书”上发表批评君主制的言论。她的刑期在认罪后也被减半。由于两个女儿尚且年幼,母亲身体不好,她曾经乞求法庭的宽恕,但法庭不为所动。沙西威蒙的故事说明,冒犯君主法的管辖范围是多么广泛,泰国军政府已把捍卫泰国君主制作为最重要的大事来抓。错误的脸书报复行动清迈妇女监狱的管理较宽松,当局允许家人频繁探监。但是,沙西威蒙的母亲却因酒店清洁工的工作,加上两个孙女白天上学而走不开。她们每周最多能去探监一两次。探监时得检查证件并经过安检,最多需要两个小时就能进入监狱。有人将沙西威蒙带出来与我们见面,身穿宽松蓝色监狱服的她伸出双臂抱女儿。在允许探监的两个小时里,她一直抱着她们不松手。沙西威蒙解释说,她曾与一位机修工结婚,但丈夫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抛弃了她。以前在餐厅工作时认识的一位朋友建议她使用假”脸书”帐号实施报复。沙西威蒙说,这位朋友回到家中,用电脑设立了”脸书”帐号。沙西威蒙在几天之后才发现她在”脸书”上所留下的言论。这位朋友也从此消失了,她说。超级保皇派活动家与此同时,在清迈监督反君主制社交媒体内容的一群超级保皇党成员发现了违规的”脸书”页面。监督小组负责人克里特·伊玛特空(Krit Yeammaethakorn)回忆说,”我很气愤”,”此事无关政治。这是一种自然反应。我们自己在讨论一番后决定采取行动”。克里特对君主制有强烈的感情。 去年在听到普密蓬国王去世时,他曾当众哭泣。 他说,”我知道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把国王像神一样对待的国家。但我们的已故国王不仅仅是一个神,他是一个活神”。他表示,”这就是泰国人对他的感受。相信在五千年的世界史上,没有别的国王与他一样伟大。”2014年9月27日,克里特的媒体监督小组通知了清迈警方,警方调查最终根据批评君主制的”脸书”页面追查到了沙西威蒙的电脑。沙西威蒙记得警方在几天后到她家搜查。他们没收了她的电脑和两部手机。她陪着警方到了车站,那时候她小女儿正在发烧。警方向她展示了一些”脸书”上的评论,并要她签字,承认她已看过的这些文件。 沙西威蒙说,她那时不明白她实际上是在签署口供。 沙西威蒙和她的母亲表示,他们对于”冒犯君主法”一无所知。沙西威蒙说,她有证词显示,有人在”脸书”上发布批评君主制贴子的时候,她正在母亲工作的同一家酒店上班,而那里根本没有互联网。戒严令与无法上诉四个月后,当局要求沙西威蒙去警察局报到。从那个时候起,她就一直被关押。沙西威蒙的母亲素臣(Suchin)说,”我以为她去一下就回来。我不知道会这么严重。我以为可能判一年徒刑,甚至缓刑。我们从未贩毒,从未杀人,从未偷过东西”。她说,”当我们知道这个法律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我甚至无法相信,我的孩子走了”。通常情况下,冒犯君主法的案子拒绝保释,她亦被拒绝保释。2015年8月7日,在等待了5个月之后,审判的日子终于到来。她的律师说,她几乎没有被无罪释放的机会,她应当改为认罪,以减轻刑罚。有关指控是在闭门审讯中公布,因为当局认为有关控罪对公众来说太过敏感。而且由于她认罪,针对她的指控从未获得验证。素臣回忆说,”宣读判决时,我的两耳嗡嗡作响”,”他们称这个罪名侮辱了君主,因此要受到很大惩罚。我不知道有多久,本来以为最终可能被判四至五年徒刑。但我从未想过要被判这么久。20多年,我连10年都没有想到”。根据戒严令,军事法庭中没有上诉权。在他们租来的清迈小房子里,墙上的日历留下了2015年8月7日和28日这页。我问素臣这是为什么。她说,尽管大的孙女明白这个判决,但7岁的小孙女以为,妈妈在8月28日就可以出狱。在清迈租来的小房子墙上还挂著泰国王室的褪色照片。素臣说, “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曾经侮辱或诽谤君主制。希望赦免当媒体监督小组负责人克里特向警方通报”脸书”贴文时,他并不知道是谁发布的有关内容。如果他知道有两个女儿的母亲将因此长期蹲监狱,他还会这么做吗?克里特表示,他并不后悔,其他人也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影响泰国人最为尊重的王室的问题。”这就像一个法官宣布判决时,仍然设法在情感上保持独立一样”。克里特说,”虽然罪犯年轻,也不懂法,还有两个孩子,但正确的事情是,即使我们没有起诉,她也应当被处理,罪犯必须受到惩罚”。克里特并未询问沙西威蒙的近况,但希望她能得到赦免。也许官方已承认对她的判决太苛刻,因为她已获得两次王室赦免,刑期被降至12年。但即便是这样,沙西威蒙在两个女儿长大时才能离开监狱。尽管有些尴尬,但是沙西威蒙仍然希望再次获得赦免。她说,她得向被指控侮辱的王室祈求怜悯。
文章发表自: ca88亚洲城娱乐 www.sino-impression.com